主页 > 健康新闻 >
康有为的一生跌宕起伏“公车上书”只是其一
发布日期:2022-08-09 11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高祖父康炳堂是嘉庆年间的举人,曾任广西布政使。曾祖父是康式鹏(号云衢),曾任福建按察使,曾祖母梁氏。祖父康赞修(字以干,号述之)是道光年间的举人,祖母陈氏。父亲康达初(字植谋,号少农)做过江西补用知县,母为劳氏。1858年3月19日(咸丰八年戊午年二月初五日),康有为生于广东省广州府南海县江浦司银塘乡敦仁里的老屋中。康有为自称其母怀胎十一个月才生下他。康有为自幼学习儒家思想,光绪五年(1879年)初次游历香港,“观西人宫室之瑰丽,道路之整洁,巡捕之严密,乃始知西人治国有法度,不得以古旧之夷狄视之”,开始接触西方文化。光绪八年(1882年),康有为到北京参加顺天乡试,没有考取。南归时途经上海,购买了大量西方书籍,吸取了西方传来的演化论和政治观点,初步形成了维新的思想体系。后经考证,其很多思想来自于其他大名士之著作,并非为康有为原创。光绪十七年(1891年)后,他在广州设立万木草堂,收徒讲学,弟子有梁启超、陈千秋等人。

  《康有为像》,1904年李铁夫布上油画70.7×56cm光绪二十一年(1895年),康有为到北京参加乙未科会试,康有为自称得知《马关条约》签订,在松筠庵联合1300多名举人,上,即“公车孝廉连署上书”,简称“公车上书”,又未上达。由于光绪帝年纪较轻,且没有实际从政经验,康有为依靠其激进且不符合实际的改革观点于当年5月底第三次上书,这得到光绪帝赞许。但根据不少学者的看法,康有为在进行政治宣传以及回忆的时候(最明显如其《康南海自订年谱》)存在着很多不尊重事实的地方,而且又有很多吹牛造假的现象。

  根据许多文献的证据,如茅海建等不少学者则表示,康有为所谓的组织“公车孝廉连署上书”,事实上是一次自吹自擂的事件,只有八十人参加连署,而非康有为所称的一千多人。真正成功的上书实由当时的翁同龢、李鸿藻、汪鸣銮等京城高官发动组织,目的是阻挠《马关条约》的签订。另有研究者认为,当时清政府内部已经趋于求变,即使是保守派的徐桐和荣禄,也曾对变法做过努力。公车上书的时候,18省“公车”绝大多数都没有参加康组织的签名,他只征集到80名广东人的签名。而仅仅是另一人陈景华就鼓动了一场280多人签名的广东公车上书。不久,康有为会试中式第五名,用名为康祖诒。殿试之后,位列二甲第四十六名,赐进士出身,用工部主事。[4][5][6]7月,他和梁启超创办《中外纪闻》,不久又在北京组织强学会。光绪二十三年(1897年),德国占领胶澳地区(今属青岛市),康有为再次上书请求变法。次年1月,光绪皇帝下令康有为条陈变法意见,他呈上《应诏统筹全局折》,又进呈所著《日本明治变政考》、《俄罗斯大彼得变政记》二书。

  4月,他和梁启超组织保国会,号召救国图强。6月16日,光绪帝在颐和园勤政殿召见康有为,任命他为总理衙门章京,准其专折奏事,筹备变法事宜,史称戊戌变法。戊戌变法与政变 编辑帝师翁同龢被罢黜后,康有为取代翁同龢成为光绪帝最信任的大臣。戊戌变法之初,在康有为的幕后主持下,光绪帝推动了一系列的改革,后人称为戊戌变法。后经学者考证,光绪帝收到的每笔奏折,全文或摘要皆须送慈禧审阅,在清宫档案中均有详细纪录,因此慈禧太后对变法内容完全知情。若慈禧不支持变法,戊戌变法不会维持一百天时间。而事实上,后来被杀的变法派戊戌六君子,杨锐和刘光第是张之洞推荐的,林旭是荣禄推荐的,只有谭嗣同才是康有为的人。但在变法中,光绪帝基本上只听康有为的意见,而其部分不切实际甚至涉嫌造反的意见引起慈禧的不满,才会导致最后的政变。

  康有为次女康同璧期间,康有为的思想渐趋保守,为自己进入权力核心铺路。他提出变法核心为“立制度局、新政局”。制度局效仿的是日本明治维新,只负责议政而不涉足具体的行政。中央制度局由皇帝主持,地方则设法律局、税计局、学校局、农商局、工务局、矿政局、铁路局、邮政局、造币局、游历局、社会局、武备局等“十二专局”,架空现有的军机处、总理衙门、六部、地方督抚衙门等部门。他也认为中国的国民素质不足以设立议会,应由皇帝专权。根据雷家圣《失落的真相:晚清戊戌政变史事新探》一书指出:戊戌变法期间,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至中国访问。当时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向变法派领袖康有为建议,要求清朝方面聘请伊藤为顾问,甚至付以事权。按照李提摩太向康有为的建议,是要将中美英日四国建立为一个类似后来苏联或独联体的政体,藉以对抗俄国[8]。于是,变法派官员在伊藤抵华后,纷纷上书请求重用伊藤,引起保守派官员的警惕。保守派官员杨崇伊甚至密奏慈禧太后:“风闻东洋故相伊藤博文,将专政柄。伊藤果用,则祖宗所传之天下,不啻拱手让人。”

  这种激烈的言论,促使慈禧太后在9月19日(八月初四)由颐和园回到紫禁城,意欲了解光绪皇帝对伊藤有何看法。在康有为的授意下,变法派官员杨深秀于9月20日(八月初五)上书光绪皇帝:“臣尤伏愿我皇上早定大计,固结英、美、日本三国,勿嫌‘合邦’之名之不美。”另一变法派官员宋伯鲁也于9月21日(八月初六)上书言道:“渠(李提摩太)之来也,拟联合中国、日本、美国及英国为合邦,共选通达时务、晓畅各国掌故者百人,专理四国兵政税则及一切外交等事。”俨然欲将中国军事、财税、外交的国家大权,交于外人之手。慈禧太后于9月19日(八月初四)返回紫禁城后,于9月20至21日获知此事,惊觉事态严重,才当机立断发动政变,重新训政,结束了戊戌变法。然而,慈禧在9月21日训政当天颁布的捉拿康有为的上谕中并未提到康有为卖国,只说:“谕军机大臣等:工部主事康有为结党营私,莠言乱政,屡经被人参奏,著革职,并其弟康广仁,均著步军统领衙门拿交刑部,按律治罪。”此外,杨深秀和宋伯鲁都曾上奏倡议四国合邦,但慈禧在戊戌政变之后定他们的罪中都未提到他们这条罪名;宋伯鲁的罪名是“滥保匪人”、“声名恶劣”,杨深秀的罪名是与康有为结党。雷家圣指出这是因为慈禧当时还不知道英、美、日等国的参与程度,如果贸然指责英、美、日等国,外交纠纷更难收拾,故只能以含混之罪名带过。变法失败后,维新派人士人人自危,李鸿章甚至不顾危险在慈禧面前称自己是“康党”;意在将推行“合邦”计划者,与一般维新派人士做出区隔,希望保持部分维新的成果,但慈禧太后困于废立光绪帝的问题,新政无法推行,再加上慈禧不满各国公使反对废光绪帝,使慈禧一改过往支持变革与新政的态度,走向保守。

  保救大清皇帝会加拿大成员一览,康有为在其中9月20日早上,康有为离开南海会馆,直奔马家堡火车站,乘火车逃至天津,又得李提摩太牧师协助,坐上重庆号经烟台到上海。上海道台蔡钧接到朝廷命令,正在通缉康有为。此时英国介入,英国领事馆职员濮兰德协助康有为在上海海面转英轮“琶理瑞号”到香港,再由香港逃往加拿大,自称持有皇帝的衣带诏,在光绪二十五年六月十三日(1899年7月20日)在英属哥伦比亚省组织保皇会,又名中国维新会,鼓吹君主立宪,反对革命,在北美、东南亚、香港、日本等地设立分会,机关报为澳门《知新报》和横滨《清议报》。

  1900年,康有为曾参与自立军起义。1902年的冬天,康有为在英属哥伦比亚省维多利亚,与保皇党的人员商议,决定成立一个能投资获取收益的保皇党党营事业。为筹集公司的启动资金,康有为亲自到世界各地华人聚居的地方游说。1904年在瑞典斯德哥尔摩近郊的萨尔特舍巴登购买小岛,在此定居到1907年。1906年,清政府宣布实行预备立宪,康有为遂宣告保皇会任务完成。同年,康有为到达了墨西哥。1907年,保皇会改组为帝国宪政会。

  辛亥革命后,康有为于1913年回国,定居上海辛家花园,主编《不忍》杂志,宣扬尊孔复辟。作为保皇党领袖,他反对共和制,一直谋划清废帝溥仪复位。1917年6月28日康有为从天津秘密进京,与效忠前清的北洋军阀张勋发动复辟,拥立溥仪登基,不久即在当时北洋政府总理段祺瑞的讨伐下宣告失败。1921年迁居愚园路“游存庐”,1923年迁居青岛(见青岛康有为故居)。康有为晚年始终宣称忠于清朝皇帝,1924年溥仪被冯玉祥逐出紫禁城后,他曾亲往天津,到溥仪居住的张园觐见探望。

  康有为墓1927年3月18日康有为因躲避北伐战乱,从上海抵达青岛。3月29日参加同乡宴,宴后呕吐,31日凌晨5时30分七窍流血猝死。关于其死因,其女康同壁生前坚持“被人在食物中投毒而导致死亡”;康同壁之女罗仪凤文革中所写的一份交待材料称康氏“是被下毒害死的”。康有为另一位女儿康同环则认为“可能是英记酒楼的食品不洁所致,未必是因为政治斗争而牺牲的。”康氏弟子吕振文临终对其子披露,因康氏不同意溥仪“跟着日本人走”,故而遇害。此外还有慈禧余党暗害说,“割睾易腺”致死说,以及因想铲除尊崇儒学知识分子的共济会成员所毒杀说。

  康有为逝世,后葬于青岛李村东南侧的枣儿山,因康有为晚年信奉风水,其墓位置系提前于1924年特意选好。辞世后遗体曾暂厝李村枣儿山,1948年正式安葬,翌年10月举行康有为迁葬和墓碑揭幕仪式。文革期间,康曾被视为“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保皇派”,1966年8月,其墓地被掘开,遗骸被造反派掘墓鞭打,并把其带有白发之颅骨游街示众,后来康有为的颅骨被青岛市博物馆研究员王集钦以“造反有理”实物展览为名,刻意收入馆中藏匿,才使得今日康有为墓中有康氏的一点遗骸。1985年12月27日再迁墓至崂山区中韩镇大麦岛村北浮山南麓的现址(现青岛大学之北)并立碑,今为山东省文物保护单位。